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
啤酒城堡

2017/6/5 11:01:28 | 文章来源:KRONES  | 【大 小】 【打印】

一个世纪以来,比利时已经不再建造这种规模的啤酒厂。作为第五代酿酒传人,Xavier Van Honsebrouck现在大胆地进行尝试。在弗兰德小城伊泽海姆,全新的Van Honsebrouck城堡啤酒厂顺利落成,产能达到2.5万千升。这是一家非同寻常的啤酒厂:整体建筑如同一座容纳了全部冷区的城堡——包含不同的发酵工艺和批量——如同整合了四家啤酒厂,游览设施为游客提供了全方位的啤酒体验。在Xavier Van Honsebrouck的眼中,这是一家梦幻啤酒厂。并非所有的酿酒者都愿意承担啤酒厂整体搬迁的风险。但是,XavierVan Honsebrouck认为这是实实在在的机遇:“据我了解,新技术甚至可以改善质量,同时还能提高经济效益”,他说。另外,他也没有太多的选择:该家族企业的啤酒厂位于英厄尔蒙斯特城区,产能1万千升,已经达到极限,在城市中心也没有扩张空间。如果想扩张,他必须新建工厂。对此,VanHonsebrouck已经制订了成熟的方案。

清晰的总体规划

早在2013年慕尼黑drinktec展会期间,Van Honsebrouck就已经与克朗斯取得联系:“我们之间在以前就已经保持良好的关系。后来,我们建立了特殊的伙伴关系:克朗斯借此更好地理解特色啤酒厂和精酿啤酒厂世界,而我们得到了由同一厂家提供的非常灵活的技术方案”,XavierVan Honsebrouck解释说。克朗斯获得了总包合同——提供糖化设备,负责发酵冷区的协调和自动化改造,并为此安装新增的六台发酵罐,负责搬迁原有的回收瓶灌装设备并为此补充几台新机器。

新建啤酒厂需要完成多项任务:

清晰地分隔不同的发酵工艺。

全自动化的流程技术。

糖化车间实现更灵活的酿造方式,包括酿造更小的批量。

从老啤酒厂搬迁68台原有的发酵罐和后储罐、瓶装设备的部分机器以及全部大桶线。

将啤酒厂塑造成吸引啤酒爱好者参观的场所。

平稳地从老厂过渡到新厂。

为了在内部组织新建工作以及为多年的生产经理兼酿酒师HansMehuys提供支持,Alex De Smet也被邀请加入Van Honsebrouck团队。他们共同制订了清晰的总体规划。

2014年9月:开始建厂。

2015年6月:首次投料:发酵采用六台克朗斯公司提供的锥形罐。相距仅一公里的老厂继续生产六个月。

2015年11月至2016年1月:灌装设备搬迁。

2016年2月:首次灌装。

2016年8月:啤酒城堡正式开业。

五个独立的发酵间

三种发酵工艺在一家啤酒厂同时使用,需要避免微生物横向污染的风险,对此,必须认真细致地工作。在新建工厂,一切变得更加简单:三种工艺之间完全独立,各自采用自己的管道和自己的CIP系统。

除了进行上面发酵和天然发酵的两个发酵间,还在另外一个发酵间制备果汁啤酒。对此,采用六个浸泡罐,酸啤酒与樱桃在罐中混合。这种混合物在罐中大约存放六个月

VanHonsebrouck公司每年总计大约处理140吨樱桃。其它的果汁啤酒在第四个发酵间内制备,例如,添加桃汁。

第五个车间是过滤间。这里也采用全自动运行方式,配备Evoguard双座阀,连接20台清酒罐。啤酒从这里输送到装瓶车间、大桶灌装车间或者槽车。该啤酒厂对此放弃了硅藻土过滤机,尽管在老厂还在使用这种过滤设备。克朗斯为此安装了一台板框过滤机以及一台净化离心机。VanHonsebrouck也不想继续使用软管连接,而是配备接管盘和跨接管。

清晰划分灌装设备

装瓶设备的产能为每小时2万瓶,在新车间内占地2000平米——这是原来老厂占地面积的三倍。克朗斯组织整体搬迁:原有的机器,例如2008年才安装的Sensometic VP-VI背压式灌装机、Solomatic贴标机和Linatronic空瓶检测机,将搬迁到新厂,用新的输送带连接。VanHonsebrouck还补充订购了一台LavatecE2洗瓶机、一台Modulpal2A码垛机以及一台打塞机。所需胶黏剂由奇克·克朗斯公司提供。

通过建造新厂,设计者有机会进行清晰的结构划分——他们也充分利用了这次机遇:啤酒厂中间为一条90米长的管道,为所有的运行区域供应产品:一侧是五个发酵间,另外一侧是装瓶设备、大桶线以及中央CIP设备和酵母扩培,这些设备同样也由克朗斯提供。糖化车间位于其端面。“生产物流是当今的最佳设计。这是每一位酿酒者的梦想”,XavierVan Honsebrouck坚信不疑。项目经理Alex DeSmet也对此充满激情:“整个啤酒厂就是一条大河。”

非常灵活的生产系统

如果Alex De Smet说:“我们这里将四家啤酒厂整合成一家啤酒”,他不仅指三种不同的发酵工艺,同时还把试验啤酒厂作为第四元素。借助斯坦尼克糖化设备,也可以酿造只有5立方的小批量——借此尝试新的啤酒品种和新的口味。5立方的批量一直延续到灌装。VanHonsebrouck为此安装了一些5立方容量的发酵罐,分别可以容纳一个糖化批次。由于该啤酒厂不再使用硅藻土过滤机,而是采用净化离心机,因而在过滤时不产生酒头和酒尾,5立方的批量可以得到全部应用。

新四器组合糖化设备的实际产能为11.5立方,原来设备的产能依据不同的品种介于20至30立方之间。令人惊奇的是,Van Honsebrouck还能将年产能增加一倍多:从老厂的1万千升到新厂的2.5万千升。Xavier Van Honsebrouck解释这种貌似的矛盾:“我希望得到一套非常灵活的生产系统。对于我来说,这意味着:较小的批量,每天更多的糖化批次。克朗斯为我们实现了这一切。我相信,啤酒大国也将流行这种小批量的趋势。“对于11.5立方的”“常规批量”,配备60立方的发酵和后储罐,每个大罐可以容纳5锅麦汁。

“一次不寻常的经历”

酿酒师HansMehuys解释相对老糖化的创新:“VanHonsebrouck重视一系列改变:

新糖化现在用Pegasus C过滤槽替代麦汁压滤机:首先,这是一次情感决策。麦汁压滤机更像是一台机器,而过滤槽更能体现手工劳动。此外,我们借此更容易实现较小的批量。
我们现在通过一台回旋槽替代离心机。

此外,这套糖化采用一台传统的糖化锅和一台配备Stromboli外加热器的煮沸锅。

安装的煮沸锅乏汽冷凝器配备热能储罐,将啤酒厂每百升啤酒的燃气消耗量减少了一半。

老糖化每天完成两至三次糖化,日产量60千升。新糖化现在每天可以完成10次糖化,每个批次11.5立方,每天总计115千升。”

他继续解释:“新糖化设备首次投料就非常接近目标,第二次投料已经非常完美。”Alex De Smet补充说:“这个啤酒厂非常复杂,对于克朗斯和我们都是一项挑战,同时也是一次不平凡的经历。这个项目强大了我们双方,因为每一方都派出了精兵强将。我们大家都知道我们想做什么以及存在哪些可能。我们向克朗斯提出需求:只要您要求他们做什么,他们都能做到。我们当然非常满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