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
  • 2

农夫山泉新西兰高端水项目浮出水面

2018/6/19 11:03:17 | 文章来源:小食代  | 【大 小】 【打印】

农夫山泉新西兰高端水项目浮出水面 它要和依云、巴黎水正面对垒吗?

瓶装饮用水走向高端化是中国市场近年的一大特点。

想象一下,已经在中国瓶装水市场份额名列前茅的农夫山泉,再把一个高端的进口矿泉水加入到产品线里,会是怎样一种景象?

据新华社612日发自新西兰惠灵顿的英文报道,新西兰当局批准了农夫山泉旗下公司在该国购买土地、对一个位于北岛瓦卡塔尼(Whakatane)附近现有的“Otakiri Springs”瓶装水工厂实施扩建的申请。

当局的最新决定意味着,Creswell NZ Ltd可以买约6.2公顷土地的永久产权和租赁权益。

新华社的报道说,农夫山泉是通过其全资持有的新西兰公司Creswell NZ Ltd实施有关投资的,后者在去年8月曾经申请增加对“Otakiri Springs”的取水量。

据悉,农夫山泉的这家新西兰公司建议,扩大现有瓶装水工厂产能,并在未来4年投资超过4250万新西兰元(折合2990万美元)升级工厂和新增加两条瓶装水的生产线,又预计新工厂完全达产后,会给当地新增加60个全职岗位。

虽然从上述报道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到,农夫山泉的这起“悄然”在做的海外收购已经不是最近的事情了,不过新西兰当局的这一最新批准,还是让农夫山泉的这一境外产能布局“意外”成为了业内关注的新话题。

今天,小食代翻看新西兰的工商资料,发现Creswell NZ Ltd早在201610月就注册,由CRESWELL GROUP LIMITED全资持有,而后者又由一家名为Hangzhou Huizi Invest Co., Ltd的公司持有100%股权。注册资料进一步显示,如新华社报道所说,Creswell NZ Ltd的最终控股企业为农夫山泉有限公司。

那么,Otakiri Springs”又是什么来头?根据该公司搭建的英文官网显示,其水源位于地下深处,由50年前落在浓密森林山丘上的雨水经过岩石运输和净化而来,声称“水只有在进入瓶子时才会暴露在空气中”并含有矿物质。

该官网还提供了网上选购服务,可以看到其产品线涵盖了含气和不含气两大类,既有玻璃瓶也有塑料瓶包装。其中,一箱15瓶、每瓶含量300毫升的“Otakiri Reserve Still”的售价为45新西兰元,折合人民币约每瓶13.47元。

这家位于杭州的饮料巨头指出,Creswell是农夫山泉在新西兰的子公司,于201612月和20177月分别向新西兰海外投资办公室、丰盛湾大区议会、法卡塔尼地区议会提交了申请,用于收购一家新西兰瓶装水厂的资产与业务。

“目前,我们已经基本通过了一系列的相关许可。”农夫山泉表示,收购完成后,它将维持工厂运作,并进行适当扩建,将其产品供应至新西兰本土和一些国际市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农夫山泉还特地指出,这家新西兰公司的产品“目前没有国内上市计划”。

不过,考虑到4年的规划期,在中国上市这个产品也许真的只是时间问题。

我们留意到,今天新西兰媒体stuff.co.nz在一篇报道里指出,扩建将让公司可以从泉水里取得11亿升的水,当中大部分将会被出口到中国(with most of it being exported to China)。

上述报道还表示,农夫山泉愿意继续打Otakiri”的牌子,并以“一个优质的新西兰自流水瓶装水品牌”来对其进行营销。

农夫山泉如果最终决定加入中国高端进口饮用水品牌的战团,那么它将会直接面对着诸如拥有依云的达能,拥有巴黎水的雀巢等传统老牌国际巨头,乃至即将把贝加尔湖的天然饮用水导入中国市场的中粮可口可乐。

而从农夫山泉在国内瓶装水市场过往的“战绩”来看,“Otakiri”也非常有机会通过依托农夫山泉的强大系统,在未来的中国高端水市场分一杯羹。

小食代此前曾经介绍过,瓶装饮用水走向高端化是中国市场近年的一大特点。市场调查机构英敏特的数据显示,2011-2016年,中国瓶装水零售销售量同比增长9.8%,销量年均复合增长率为8.3%2011-2016年间的销量增速有所放缓。

“部分原因可能是整体市场已经趋于饱和。低端产品受到的冲击最大,因为很多公司和品牌要么只生产高端系列,要么转向主打高端产品。同时,日趋放缓的经济也导致消费量随之减少。 ”英敏特分析称。

    英敏特在一份去年发布的报告中指出,绝大多数消费者(71%)认为“取自优质水源地”最能体现包括矿泉水在内的瓶装水的高端形象,“高端即优质水源”的主导看法很可能在未来继续保持重要地位。